“国进民退”只是市场行为,并非趋势性转折,更非政策信号

BS多人双倍百搭

2018-10-18

3综上所述,当前的所谓“国进民退”只是金融环境变化与体制痼疾综合作用的结果,总体上属于“市场行为”,而并非中央政策导向的变化:·8月20日,刘鹤副总理主持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明确指出:对国有和民营经济一视同仁,对大中小企业平等对待。

·国务院会议用“五六七八九”强调中小企业的重要性:中小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显然,中小企业基本上就是民企。

·8月初,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提出:面对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必须更加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健全正向激励机制,充分调动金融领域中人的积极性,有成绩的要表扬,知错就改的要鼓励。 ·9月,中国人民银行两次召开民营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 易纲指出:金融机构要进一步加大对民营企业的融资支持,做好金融服务工作。 对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在贷款发放、债券投资等方面一视同仁。

4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

这是指引中国经济改革的重大纲领,在未来很长时期都是方向性指引。

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意味着国企、民企、外企,都要靠能力和竞争力论输赢。 既然是市场化,机会应该对所有企业公平:民企可以收购国企,国企也可以收购民企。 当下的关键是:如何确保国企和民企的“机会公平”?如何消除体制性歧视?答案是加快改革开放步伐:·打破国企预算软约束,淘汰僵尸企业·来一场“诚心诚意”的减税,修复实体经济盈利能力·加快发展民营银行,改善银行业结构·深化国有银行体制改革,真正实现银行行为的市场化·推动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打通直接融资渠道·彻底厘清政府与市场(尤其是国企)的边界,让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构建高效能的金融监管体系,终结“运动式执法”(责编:刘晶(实习生)、樊海旭)。